首页 >> 全市动态 >> 稿件
全市动态
春节前夕的高墙里,那一群辞旧迎新的孩子
2020年1月21日 14:10  来源:上海政法综治网  作者:凌凯敏  

WDCM上传图片

  穿过红白的围墙,再往里有几道厚实的铁门,铁门背后,就是他们学习、工作、生活的区域。位于松江泗泾镇的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以下简称“未管所”),是上海市唯一对年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犯执行刑罚的国家机关。

  临近春节,外面的世界热闹洋溢,而高墙内又是怎样场景?春节联欢活动、贴春联、写家书、健康检查……以及,这里还迎来了春节前夕的最后一个会见日。

  春节前最后一个会见日

  千里之行只为30分钟相见

  白色的墙壁、灰色的地面,中间是一面巨大的透明玻璃。

  爷爷一见到自己的孙子就忍不住哽咽,仿佛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泪眼婆娑地听着儿子和孙子交谈。

  奶奶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眼角泛起的泪花,着急忙慌地褪下手套,侧过身去抹眼泪。

  WDCM上传图片

  为了这三十分钟的见面,张弦的父亲从天津匆匆赶来。南北天气温差悬殊,他有些感冒,一边忍不住咳嗽一边拣儿子感兴趣的话题聊。父亲今年60岁,中年得子的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乖巧的孩子竟然会成为“黑客”。直到警察上门来找,他才意识到一切已无可挽回。

  面对玻璃外的父母,李毅百感交集。2018年冬天,他因强奸罪被判入狱。父母几乎每月都来探望,但每一次会见,他依然能清晰感觉到,父亲的头发愈发花白、面庞日渐苍老。

  WDCM上传图片

  如往常一样,母亲和他聊的比较多。所内的学习生活、家里的近况是每次必谈的话题,而父亲则偶尔插上一句。因为背负“强奸”这样的罪名,父母一面羞于启齿一面深深自责。面对记者,父亲坐在阴冷的板凳上沉默良久。他觉得正是因为自己缺乏对儿子的关心,才使他走上了邪路。面对记者的问题,这位父亲喉咙哽咽,眼眶湿润,双手紧握,连带着腿也轻颤起来。

  据民警介绍,未管所一月一次的会见中,来参加的一般都是直系亲属或者法定监护人。今天的会见室面目一新,在这里每个未成年犯最多可以会见三位家属。“会见时间其实也看处遇等级(指监狱将罪犯划分为不同的级别,并施以不同的待遇的管理方式。)等级越高,相应会见的时间就会长一些,这跟平时他们在狱中的表现有关。”

  清冷的走廊

  红彤彤的灯笼被穿着绿囚服的孩子高高举起

  当教官喊着“把桌子挪一下位置”时,王岚挥手喊来狱友,于是几个姑娘齐心协力把桌子挪了出来。

  离春节还有半旬,几天后这里将举办一场迎新春联欢会,王岚会与伙伴们表演一个舞蹈节目,此时她们正在彩排。刚入狱时她完全想不到,在这个地方,有一天自己竟然要换上舞蹈服,登上舞台为大家表演节目。

  WDCM上传图片

  白色衬衣,红色百褶裙,一个个年轻的身影随着《大梦想家》的旋律翩翩起舞。经过长时间在摸索和失败中度过的排练时光,如今,王岚对舞蹈动作已经了然于心。她说,“跳舞让我变得更加自信,也让我们学会了互帮互助、取长补短。”

  民警告诉记者,举办联欢会的大礼堂将在春节前一周陆续布置完毕,而监区内的装饰物已经下发。

  WDCM上传图片

  你能想象有一种红与绿的交织吗?那是新与旧的交汇,是冰冷铁窗与挡不住的春意之间的碰撞,是亮丽的红灯笼被穿着绿色囚服的孩子,高高举起,悬挂在门框上。

  为了使大家感受过年的气氛,民警们特意挑选了窗花、对联、福字、灯笼,作为装饰品。一边散落着几只红包袋子,有人提议可以每个人写句话放进去,每个人随机领取1个,送出自己的,也收获来自其他人的祝福。

  WDCM上传图片

  未管所助力

  他们经历过不一样的日子等待重生

  虽然临近春节的未管所会有不少活动,但在开展前夕,张弦、李毅们的学习工作依旧如常。他们早上按时起床、按规定整理内务,继而完成一天所需完成的任务。

  王岚所在的舞蹈团属于回春艺术团的一部分。这个早在1985年就已成立的艺术团,三十多年来先后有近三千名未成年犯通过学习各门类艺术,获得展现自我的舞台,逐步矫正恶习,最终走上了健康成长的道路。

  WDCM上传图片

  “回春”,寓意着未成年犯可以通过如同春风化雨那样温和而循循善诱的教育改造方式,似枯木逢春般使生命重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也正是依托回春艺术团,未管所开展了多种形式的训练和演出,有舞蹈、小品、情景剧、心理剧、演唱等,每年的联欢会因此更加精彩丰富。

  王岚是在入所大半年后加入回春艺术团的。彩排完毕,她说:“一年之中,我最期待的还是‘工学业一体化成果展’,因为那时父母会来台下看我表演。”

  WDCM上传图片

  “工学业一体化”,是管教所把监狱管理需求和服刑人员今后发展需求相结合,在所内开展各种技能培训——如珍珠贝壳雕刻镶嵌画培训、中式面点培训以及初级服装制定培训和工艺十字绣技艺培训等。这些培训班都是在前期了解未成年犯需求的基础上设置,通过把简单的劳动项目与各类社会化专业考证相结合,便于出狱后的求职谋生,是临释人员回归社会的桥梁。

  除此以外,未管所形成了以国画、书法、软陶、磨漆画、二胡、笛子、十字绣等为代表的艺术矫治模式,在潜移默化中发挥着“治愈心灵”的功能。

  会见那天,张弦的父亲明显已经感受到了矫治成效,他由衷地说:“儿子常常会给我们写信,现在他的字真是漂亮了不少!”

  (文中人物均使用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