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庭内外 >> 稿件
法庭内外
外籍“老赖”以换护照逃避执行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2018年8月10日 10:24  来源:静安法院   

  上海虹桥机场,一派忙碌而有序的景象。上海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以下简称上海边检总站)的工作人员正在给出境的旅客进行边检,可眼前的这位日本旅客有些不同,经过查验护照信息,发现他就是被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静安法院)列入限制出境的被执行人。工作人员马上与上海静安法院取得联系,执行局陶法官接到电话后立刻迅速动身前往机场,经仔细查验男子身份后,将被执行人佐藤带回了法院。

  原来在2017年5月,虞某因民间借贷纠纷将日本人佐藤告上法庭。经上海静安法院审理,佐藤应按约定归还虞某本金和利息,共计19万余元。判决生效后,佐藤迟迟未履行,虞某遂向上海静安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难觅踪迹对症下药

  执行立案后,由于被执行人佐藤系外籍人士,陶法官无法查明其在沪住址和电话等联系方式,通过总对总网络执行查控系统,被执行人名下无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申请执行人虞某一时也不能提供任何有效线索。而且被执行人一旦离境,则很难再找到其踪迹,执行难度必然增加,于是执行法官立即对佐藤采取限制出境的强制措施。

  申领护照逃避执行

  陶法官依照程序向上海边检总站提供佐藤的护照和签证信息,但没想到的是,据申请执行人提供的可靠线索,佐藤为逃避法院限制出境的强制措施,以遗失护照为由申领新护照,变更护照编号。陶法官因此又和上海边检总站取得联系,沟通情况。

  初见成效出尔反尔

  近日,陶法官接到了上海边检总站打来的电话,“你院要求限制出境的佐藤在虹桥机场出现,现人已被我们扣留,请及时来人处理。”这才有了开始的那幕场景。

  由于佐藤并不会讲中文,陶法官无法与其沟通,佐藤找来了朋友帮忙翻译。没想到佐藤开口便否认自己欠款未还,而且也不承认自己就是那个被执行人佐藤,然而面对判决书、海关的人脸识别系统等铁证,他已是哑口无言。经过长达六个小时的耐心教育劝说,陶法官告知其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严重后果,佐藤终于同意在3天之内还款,案件执结看到了希望。可3天过去了,法院并没有等来佐藤的还款,他坚称自己没有还款能力,执行再次陷入了僵局。

  峰回路转主动还款

  又过去了几天,陶法官办公室的电话响起,“法官,我是佐藤的朋友,他因为有急事要回国却被限制出境。他现在愿意还钱,希望法院能尽快解除限制出境。”这个消息让陶法官和申请执行人都欣喜不已。

  不久之后,佐藤在朋友的陪同下来到上海静安法院,还清了欠款19万元,并取得了申请执行人的谅解。佐藤向执行法官表示,他已经深刻认识到了中国法院的威严和法律的强大威慑力,希望再给他一次机会,解除限制出境,让他能够早日回国。最终,上海静安法院解除了对佐藤的出境限制,案件得以顺利执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