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庭内外 >> 稿件
法庭内外
【执行攻坚】“唯一住房”不能执行?强制执行亦有温度!执行小哥哥vlog首发
2019年9月24日 15:31  来源:静安法院   

  “唯一住房”执行难是司法实践中难啃的“硬骨头”。很多被执行人往往以名下“唯一住房”作为拒绝法院执行的“挡箭牌”,抗拒执行。

  然而,是否“唯一住房”就不能执行了呢?执行真要“强制”吗?有没有柔性的执行方式妥善处理呢?近日,静安法院的执行法官就成功执结一起案件,在强大执行威慑力下,兼顾善意执行,以亲情感化被执行人主动腾空“唯一住房”配合拍卖。

  案情简介

  该案系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2015年1月12日,上海一家贸易有限公司为扩展业务筹集资金,与银行签订《基本额度授信合同》,约定授信最高本金1.2亿元,有效期至2016年1月6日,担保人赵某名下位于本市莘松路958弄山林道某处房屋为抵押担保。后逾期,该贸易公司未按照合同还本付息,银行诉至静安法院要求其在期限内还清银行本金及利息。2018年4月,静安法院依法判决该贸易公司返还本金及利息共计人民币3500万余元,如贸易公司不履行法律义务,银行可与担保人赵某协议,以其名下抵押担保房屋进行折价或者拍卖、变卖该抵押房产。判决生效后,义务人迟迟未履行判决义务。2018年7月6日银行向静安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进入执行阶段后,

  唯一住房,

  执行难度大,

  执行小哥哥又是如何

  成功执结该起案件的呢?

  请看vlog

  2019年2月13日

  对涉案房屋进行司法评估。

  3月30日

  向被执行人赵某送达评估报告。

  8月8日

  执行法官对涉案房屋张贴公告,并对被执行人赵某释法明理,用亲情感化赵某,促使赵某承诺9月9日前搬离该房屋。

  8月16日

  执行法官再次来到涉案房屋,督促赵某限期搬离。

  9月9日

  被执行人赵某已将屋内所有物品全部搬离,与执行法官完成房屋交接手续,该案顺利执结。

  提问时间到了~

  Q1

  本案执行中,

  法官对被执行人又是如何双管齐下,

  法理情兼顾说服被执行人的呢?

  对于“老赖型”被执行人,执行是坚决的,但对于“配合型”被执行人,执行亦是有温度的。在保证兑现申请执行人的胜诉权益,维护司法权威的前提下,法院会充分考虑其实际利益和内心关切,并在法律框架内最大限度地予以保护,减少损失。

  本案中,执行法官围绕被执行人的关切点主要开展以下工作:

  1.房屋拍卖后的安置问题。被执行人一直关心能否得到安置,如果能,会得到多少安置费。对此,法官释法明理,充分告知,打消了被执行人的顾虑。

  2.如果继续占有该房屋,拒绝腾空会有何种后果。对此,法官明确告知强制执行的态度、详细具体的执行流程、配合与否的利益得失,特别是其若被司法拘留、房屋强制腾空,孩子心中慈爱、伟大的父亲形象将彻底崩塌。最终,被执行人选择了配合法院执行,主动腾空房屋。

  Q2

  “一套房”执行时,

  “扣除的五至八年租金”具体如何计算?

  申请执行人同意参照当地房屋租赁市场平均租金标准从房屋变价款中扣除五至八年租金的,计算租金时应当分别确定被执行人及所扶养家属的人数、当地廉租住房保障面积标准以及当地房屋租赁市场的平均租金标准,计算公式为:租金(元)=被执行人及所扶养家属的人数(人)×当地廉租住房保障人均面积(平方米/人)×当地房屋租赁市场的平均租金(元/平方米)。

  法条链接

  目前上海法院执行一套房的规定详细,可操作性强,执行程序非常规范有序。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0条:

  金钱债权执行中,符合下列情形之一,被执行人以执行标的系本人及所扶养家属维持生活必需的居住房屋为由提出异议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一)对被执行人有扶养义务的人名下有其他能够维持生活必需的居住房屋的;

  (二)执行依据生效后,被执行人为逃避债务转让其名下其他房屋的;

  (三)申请执行人按照当地廉租住房保障面积标准为被执行人及所扶养家属提供居住房屋,或者同意参照当地房屋租赁市场平均租金标准从该房屋的变价款中扣除五至八年租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