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警方传真 >> 稿件
警方传真
大案必破 “静”“安”大吉
2019年4月12日 15:23  来源:静安公安分局   

WDCM上传图片

  “‘静’‘安’大吉”,是所有百姓的心愿,他们希望生活静好,社会安定。

  “‘静’‘安’大吉”,也是所有民警的心愿,他们希望,发案少、秩序好、社会稳定、群众满意,且“静”且“安”。

  而在上海公安刑侦界,若是说起“静安大吉”,说的却是一个同行——静安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吉民俊。这位从基层派出所刑侦岗位锻炼成长起来的一线刑侦“尖兵”,如今已成为了上海公安机关的“刑侦标兵”。

  “静安大吉”一次又一次用“负重前行”换来百姓的“岁月静好”。

  “吉”言:那一声“花好月圆”

  多年前的一起命案,从接警到成功抓捕嫌疑人,只用了28个小时,而吉民俊和队员们的足迹却差点走出国门。

  所有罪恶,全压在那趟前往昆明的客车上。一分钟都不能睡,吉民俊和队员们布满血丝的双眼紧紧盯着监控屏幕,办公室一侧那块涂满字迹的黑板上,所有的箭头都指向黑板上沿钉着的那张照片——一名穿着花格子衬衫、黑色长裤的青年男子,下面写着几个大字嫌疑人凌某。

  接警前6小时,凌某曾辗转到过虹桥机场,这让侦查员的调查方向一度出现偏差。“把机场各大出入口监控重新梳理一遍”职业敏感告诉吉民俊,机场很可能只是凌某躲避侦查的一个“障眼法”。

  很快,侦查员们发现凌某在机场换坐了出租车到了长途汽车站,此时距离案发已经过去近12个小时,而嫌疑人很可能正藏匿于前往山东临沂的某辆长途汽车上。

  时不我待!吉民俊率队连夜赶赴山东临沂实施抓捕。次日凌晨,风尘仆仆的吉民俊一行却得知凌某已经购买了前往昆明的长途汽车票。

  “时间实在太紧了,赶!”赶进长途汽车站C厅,9点45分,好得检票口还未开始检票。吉民俊让两个兄弟先去控制检票口,他随即在候车的人群中搜寻嫌疑人。9点58分,检票口开闸,凌某是第一个站起来的。吉民俊一个眼色,两个兄弟就扑上去了,他喊一嗓子“上海警察”,凌某没有反抗,只是叹息了一声“没想到这么快”……吉民俊按了一张照片,发往微信群,分局领导马上就有了回复,四个字:“花好月圆”。

  这才记起今天的中秋节。

  “花好月圆”,是祝福,也是激励,吉民俊明白:必须把事情做圆满,方得始终。重案队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就地展开审讯,雷厉风行的作风,让凌某措手不及,在吉民俊和队员们的步步紧逼下,凌某最终原原本本的交代了自己的全部罪行。

  回程途中,凌某主动告诉吉民俊,自己原计划是抵达昆明后再偷渡出国“到了那里,我可以捡回一条命,但没想到,你们那么快,上海警察……让我服帖了……”。

WDCM上传图片

  “吉”日:那一个“共同的生日”

  义薄云天、爱在人间,大义和大爱形影相随。

  刑警生涯岂止“刀光剑影”,更不乏“柔情似水”。两年前的深秋,一则《呼唤孩子:妈妈在等你,早点回家》的寻人启事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静安公安分局迅速成立了专案组展开寻找男孩的漫漫长路,足足60个小时,临危受命的专案组组长吉民俊未曾合眼。

  “吉队,监控我盯着,你快去睡一会吧”搭档端着一碗热咖啡,披着厚重的大衣拍拍吉民俊的肩说道。

  这名负气出走的初中男学生让专案组成员们分心挂腹。然而组长吉民俊却格外上心。“我已经跟到男孩行踪了,你再休息一会,等会你开车。”东方既白,吉民俊将任务一一布置下去,坐到商务车副座想小眯一会,却辗转难眠。

  没有了信息记录的支撑,专案组始终难以跟上孩子凌乱的步伐,几次“擦肩而过”让吉民俊愈加着急,看着导航这两天来记录下的几百公里行程。吉民俊突然灵光一闪,“联系导航公司”吉民俊向后座的同事叫到,并同时打电话给领导提议通过互联网公司协助警方扩大范围寻查。

  很快,一名从杭州旅游返沪的网友反映,曾在杭州西湖喷泉附近遇见小孩,这让专案组全体成员兴奋起来,第三天凌晨1时许,上海的警车赶到杭州,此时的吉民俊已近60个小时没有合过眼。深秋西湖夜,凉如水,一辆车、几双通红的眼,寻觅着那个蜷缩在某个角落里小小的身影。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依旧一无所获,“再难,也不能放弃,一整个家庭的明天全靠我们了”吉民俊不断为组员们打气。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天清晨,吉民俊接到男孩家属的电话,当地热心市民发现男孩踪迹。“走,目标就在前方”吉民俊边喊边跳上车,一路飞驰到目的地……

  当天下午1时许,吉民俊将孩子安全带回了上海,亲手交给了前来接他的父母。男孩的父母感激涕零地握着吉民俊的手说:“今天,是我们一家共同的生日……”

  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新闻、上海电视台、解放日报等全国近百家主流媒体、新闻网站、客户端在第一时间对这一事件进行了集中报道,吉民俊没有时间去一一浏览,但是,让他开心的是,男孩的父母加了他的微信后,一直都与他保持着联系,当然,还有那个历经两天两夜“失而复得”的男孩……

WDCM上传图片

  “吉”屋:那一次“乔迁之喜”

  入警11年来,吉民俊已经搬了两次家。

  假如说,第一次搬家是为了妻子,把家搬到浦东,是因为妻子在浦东的一家外企上班,让她可以近一点,免得路途劳顿,那么,第二次搬家却是为了他的破案,对一个侦查员来说,案发就是命令,随时随地出现场永远是最平常的事情,他把家搬到了离刑侦支队仅有10分钟路程的地段,那样,他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段里赶到刑侦支队所在地。

  这个决定,是在上海市政府正式宣布静安区与闸北区合并后作出的,新静安区的区域面积扩大了许多,社会治安面的情况复杂了许多,重案队的任务也增量了许多,更何况他还要自我加压,除了侦破新案,他还要梳理积案。

  “当刑警可能会破许多精彩的案子,但记得住的,永远是没破那一个。”吉民俊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第二次搬家后侦破的那个24年的积案。1994年夏天,和田路一栋居民楼里发生了一起命案。消息传出,人心惶惶。老侦查员们发现被害人的同事夏某有重大作案嫌疑,然而此时的夏某早已逃之夭夭。

  转眼,时间到了2018年,24年间侦查员换了一批又一批,但从未放弃过对凶手的追捕。“我担任重案队长后,耳畔依然回响着老支队长的话:‘你们穷尽一切办法了吗?’”无数次熬红双眼的吉民俊始终没忘老领导的嘱托。

  通过一代又一代刑侦人的不懈努力和刑事侦查技术的不断升级,到了吉民俊这一代,终于找到当年的那个凶手。寒风刺骨,但在上海虹桥火车站站台上,却是火一样的温暖,当吉民俊和同事们押解着潜逃24年的夏某走出火车,参与过此案侦查的老领导、老前辈,以及被害人的老母亲、甚至老邻居,都赶来迎接他们。这种荣誉感,也许就是吉民俊热爱刑警的理由。

  “因为工作,我对家人总归是亏欠太多。”吉民俊能数得出很多,曾经缺席的陪伴。今年,吉民俊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刚上一年级,可由于常年在外奔波办案,实际能在家陪伴女儿的时间少之又少。家庭的支持给了吉民俊莫大的动力。“幸福,就是有一个懂我、理解我、支持我去奋斗的家。”

  吉妻曾说“有一支歌叫‘月亮走我也走’,如果叫我唱,我就唱‘月亮走屋也走’,听上去也差不多的。”

  吉民俊大笑:一切为了“‘静’‘安’大吉”。

 

  “平安的背后是每一位公安民警的默默付出

  去年出炉的2017“中国游客心目中最安全的目的地”评选榜单,上海名列“国内最有安全感的十大城市”榜首。

  平安的背后,有每一位公安民警的默默付出、甚至流血牺牲。勇敢来自内心的正义,而正义就该是刑警的本色!公平正义、且静且安是我们追求的幸福,更是我们为之奋斗一生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