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检察风云 >> 稿件
检察风云
案例丨开赌场斗蟋蟀,抽头渔利是犯罪
2021年1月28日 10:28  来源:静安区人民检察院  作者:苏双丽  

  孔乙己说:“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如果窃书算“雅偷”的话,那么斗蟋蟀赌博,估计可以算“雅赌”了,但再雅也难掩其本质。

  近日,静安区检察院以开设赌场罪对斗蟋蟀抽头渔利的两人提起公诉。1月19日,静安区法院以该罪对两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和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

  蟋蟀,亦称促织,也叫蛐蛐,一般都是独立生活的。夏季8、9月开始鸣叫,10月下旬天气转冷时停止鸣叫,这几个月通常是民间斗蟋蟀的时节。年过半百的张某某好这个,街坊邻居里也有不少趣味相投的人,平日里少不了聚在一起斗斗蟋蟀,玩玩乐子,有时也会斗蟋蟀赌博。

  2019年9月,无业的张某某索性在妻子名下、位于静安区某小区的小房子里搭了个天井,专门给邻居们斗蟋蟀赌博用。常来参赌的人里,有个“懂虫经”的吴某某,因为对斗蟋蟀很在行,张某某便萌生了与其合作的想法,双方约定由张某某提供场地、赌具,吴某某负责对赌博双方带来的蟋蟀鉴别、称重,必要时充当裁判,维持赌局秩序。两人事先约定对赌客固定抽水,所得盈利两人分成。于是,一个赌场就这样诞生了。

  当然,赌博用的蟋蟀是参赌人员自己带来的,张某某除提供场所、赌具外,也充当裁判,他对于这样的行为涉嫌违法心知肚明,但总是抱着侥幸心理,想着“小来来,没事的”予以自我宽慰。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做了违法的事总有东窗事发的一天。

  2020年9月22日10时许,公安机关接举报在上址抓获上述二人及正在进行斗蟋蟀赌博的赌客近三十人,当场扣押用于赌博的蟋蟀、蟋蟀罐、计时钟、秤、围栏等赌具若干,扣押赌资1万余元。

  经进一步审查认定,2019年9月及2020年9月期间,张某某伙同吴某在上址天井内开设斗蟋蟀赌博场所,每局赌注金额在200元至1000元不等,在经营期间每日参赌人数在十几至三十余人左右,每局抽水赌资的10%作为盈利,张某某拿七成,吴某某拿三成。

  本案中,张某某、吴某某以营利为目的,共同开设赌场,其行为构成开设赌场罪。近日,静安区检察院以开设赌场罪对张某某、吴某某提起公诉。1月19日,静安区法院以该罪判处张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判处吴某某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

  中国的蟋蟀文化源远流长,斗蟋蟀早已成为一种民俗,也是人们以虫会友、促进交流的一个方式。但若借斗蟋蟀的形式,行赌博的实质,聚众赌博或者开设赌场,那么斗蟋蟀将不再是一种有趣的娱乐方式,而是一种犯罪手段了。我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聚众赌博罪)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开设赌场罪)开设赌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参赌的人员将受到行政处罚,聚众赌博或者开设赌场的人则可能涉嫌犯罪。

  春节将至,走亲访友在所难免,娱乐活动也属正常,但检察官还是要提个醒:娱乐助兴要适度,参赌聚赌不要有,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开设赌场万万不可有!